白小姐旗袍a2018全年历史图库
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新聞  ->  國內國際  ->  書話漫談  -> 正文書話漫談

梅花為什么這樣香 酸甜苦辣故事多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28日 來源:南寧晚報 查看評論

  張培培

  任永新

  鄧宛霞

  “我曾經報了3次梅花獎,今年終于實現了夢想……”憑借折子戲獲得梅花獎的浙江小百花越劇團的蔡浙飛一邊說,一邊落淚;中國戲劇家協會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陳彥接地氣的一句“大家的人設建立起來了,但是一定要保持謙虛低調,否則人設就容易崩塌了。另外,慶功酒擺到5月就可以了……”逗得大家發出一片笑聲。昨日上午,第29屆中國戲劇梅花獎、第23屆曹禺劇本獎獲獎者座談會在南寧舉行。大家熱烈的討論讓現場掌聲不斷。

  獲獎演員

  用“蒙圈”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張歡憑借《戰洪州》中武旦穆桂英的精彩表現摘梅。“當時學戲很單純,沒想過獲梅花獎。”張歡透露她小時候家境并不是很好,家里為了她學戲,花了不少錢。她就想不能辜負家里人的期望。再后來,是師父對她很好,就想著不能辜負師父的期望。現在在團里面,就不能辜負團里對她的期望。她說,很多人認為演戲是青春飯,容易曇花一現,特別是武戲,非常辛苦,于是學著學著覺得遭罪就放棄了。現在想起來堅持是對的,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所有的榮譽來之不易,不能輕易放棄。”張歡說。

  只有28歲的張培培憑借豫劇《戈壁母親》成為這屆梅花獎最年輕的獲獎者。她13歲就進了新疆。人生最美好的10多年就在不斷地唱念做打中度過。張培培自言參加競梅壓力很大,因為感覺自己有很多不足。當知道自己獲獎,張培培用“蒙圈”來形容自己的心情。“早上一打開手機,有很多祝福。”而她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到新疆和在那的爺爺奶奶一起分享獲獎的快樂。張培培還說,這次獲獎也是近年來新疆沒有獲得梅花獎的突破。她希望豫劇在新疆扎根并傳承下去。

  “我就是不想讓自己那么輕而易舉地獲獎”

  獲獎演員吳素真表示獲獎最重要的意義就是參與的過程。她透露自己小時候就很愛演戲,在墻壁上寫的心愿就是唱戲。如今獲獎圓夢的同時也讓自己更成熟。

  “為什么我選擇以折子戲的形式參加競梅,我就是要給自己出難題,我就是不想讓自己那么輕而易舉地獲獎。”憑借折子戲獲獎的顧衛英的話引起了大家的關注。她說,獲得梅花獎是每個人心中的夢想。獲獎后本來不想按部就班地感謝太多的人,但是不說感謝是假的,因為內心的感激之情不由自主地迸涌出來。她說自己為了實現夢想,會不顧一切,就像自己演的杜麗娘一樣,就算死去活來也要去努力爭取。“有人說我是鐵人,其實我只是一個小女子,心里裝的是神圣的愛,那是對戲劇的愛。正是有了這份愛,才讓我從南走到北,又從北走到南,從演員到院校做老師,再做演員競梅,兜兜轉轉這一切都是愛昆曲。”

  2007年拿獎后瓊劇開始不斷走出去

  林川媚憑借瓊劇《冼夫人》獲獎。她告訴大家,在2007年之前,他們還不知道原來戲劇界還有個梅花獎。自從那年海南拿了一個梅花獎后才知道有此獎。由于地理環境等原因,瓊劇和外界接觸不多,發展比較緩慢。自從2007年拿獎后,瓊劇開始不斷走出去,請名師排戲,現在海南有了三朵“梅花”。

  情況相似的還有憑借潮劇《李商隱》獲獎的林燕云。“潮劇對于很多人來說很陌生,因為聽不懂,只能通過看字幕來了解劇情。”她透露潮劇主要是面向基層演出。由于一年要演出200多場,每場演出長達4個半小時,每次演出后演員都特別疲倦,因此,不少演員的激情就這樣被消磨掉了。這次潮劇演員獲獎,將激勵潮劇演員的斗志,讓他們更有信心傳承潮劇。

  獲獎作家

  “聚光燈應該打在演員身上,我不需要”

  任永新憑借《遙遠的鄉土》獲得曹禺劇本獎。他謙虛地表示事實上自己的作品不合格,因為當地都不認可它。他說,其實很多編劇的作品大多時候“不著調”,因為他們想寫自己想寫的東西,但是往往和出品制作方的要求不一致。“這些年我寫的半途夭折、胎死腹中的劇本有20多個,這還不包括那些寫了提綱的劇本。可以說,沒有和觀眾見面的要比立在舞臺上的多得多。”不過,任永新最后還是借用此次同樣獲獎的馮俐的話點贊了自己的作品,“馮俐說這部作品吹來了清新之風,因此我覺得給它定義‘小清新’也是可以的”。

  劇作家王羚的獲獎作品是《雙蝶扇》。他說,10多歲開始寫東西,但沒想過獲得曹禺劇本獎。“昨晚著實為自己感動了一下。當時聚光燈打在身上,心里有些激動。因為以往都是孤燈照在自己孤單的背影上。但我想,當聚光燈打在一部戲的演員身上時,戲就成功了,而我不需要聚光燈。”

  專家評委

  “希望你們做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

  鄧宛霞是香港目前唯一的梅花獎得主。她表示非常羨慕內地的戲劇演員。他們所在的劇團會舉全團之力去幫助演員排一部戲,去爭取梅花獎。她對中國的戲曲進行了點贊,“因為在香港,有機會看了很多東西方的藝術,看的作品越多,越感受到東方戲曲的魅力。東方戲曲講究的是寫意,原汁原味體現中國傳統美學”。

  評委柳萍在2002年獲第19屆中國戲劇“梅花獎”,實現了寧夏“梅花獎”零的突破。柳萍說這次她是一眼不眨地看完了單雯的《牡丹亭》。她認為所有獲獎演員都是把戲劇當作自己畢生追求的事業。如果他們不愛戲劇不會走到今天。“如果有人邀請我演戲,也許我還會站在這個舞臺上繼續表演,這可能會有虛榮心在里面,但更多的是我們已經離不開觀眾”。

  陳彥則提醒剛剛獲獎的各位演員、作家,“激動一星期夠了,最多不超過半個月。作為文藝界的人士獲獎只是起點,希望你們一定要做個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切記要學會善良、正值、包容大度。這些都是做好演員和作家的立身之本”。(李宗文)

N 編輯:張梭梭責任編輯:張梭梭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